爆辣条

我永远喜欢火影和小英雄!主刷带卡出胜鸣佐

带卡丨海龟汤

这个爸爸,真是个好爸爸!!!!!啊啊啊啊啊啊啊谢谢你呜呜呜呜呜呜我好喜欢呜呜呜再去看一遍(贤值真踏马不够用了)

看彼芃芃者(*˘︶˘*):

* 给爆爆@晒咸鱼的小男孩的生贺,生日快乐,永远的十八岁><(其实我想说恭喜你跟我同岁了  顺便祝明天旅途顺利吧~


*海龟汤真的是个好游戏,可惜很少能凑齐人来玩。(评论里来玩么


*鉴于你平时催文催的最多的给你发汤XD








我原本是不打算去参加线下聚会的,直到隔壁帮深谙八卦之道的幻忍偷偷知会我这次聚会他们帮那位雷遁大神总算肯露面时,我才当机立断定了去M市的机票。


然而对于这位雷遁大神过高的期望导致我在聚会当天感到了十分大的心里落差——并不是说在场的男士们都惨不忍睹,恰恰相反,不管是我们帮会还是隔壁帮会,都令人感动的没有什么见光死的惨状发生——我环顾了整个大厅,发现无论是谁都无法与我想象中的雷遁大神对应起来。


我们帮会那几位更早的时候我就在线下见过了,隔壁帮的都不大熟悉,只是平日我也常在隔壁帮的女生群里混迹,倒是很快融入了她们中去。


有着樱色短发的女孩自我介绍道:“我是乱身冲。”


另一个与乱身冲看上去关系不错的长发女孩自然是心转身。


绝莲华把“她家那位”赶去了另一桌,特地和我们坐在一起。


而栗色短发一直带着温和笑容的女孩就是治愈了。


这些都在我的意料之中,我得说我认人的能力还是不差,这个认知继续扩大了我对雷遁大神本尊的失落感。


天照这时候走过来打了个招呼,在指望不上帮主的时候,线上线下的事情总是他在张罗。而不管是线上还是线下,我都从没见过他失态的样子。


他似乎清点了一圈人数,然后得出一个结论:“除了帮主和雷切,都到齐了。”


“你是说雷切还没到场?”我愣了一下,心里松了口气。


“什么嘛,两个当事人竟然还没到。”在旁边抱怨着的是迦楼罗,他的脾气不管线上线下都火爆得很。


“啊……老师真是什么场合都要迟到。”乱身冲叹了口气,稍远一桌与她同出一门的两个男孩似乎也在为他们老师的迟到感到无奈。


“如果觉得乏味的话,来玩个游戏怎么样?”天照提议道。


“没兴趣。”率先提出反对意见的则是天照的亲弟弟凤仙火。


天照没有被他影响,继续说下去:“我知道很多事情你们想弄明白,恰好我知道那么一点信息,趁着他们来之前,玩个游戏吧。”


果然,所有人的胃口都被他高高吊起了。


“什么游戏?”这回是我发问了。


“海龟汤,玩过吗?”


我皱了皱眉,这个游戏我听说过,倒从来没玩过。我一向认为这个游戏不过是生硬地胡诌乱扯罢了,如今天照这么一说,我倒不得不开始思索这个游戏的具体玩法了。


规则其实很容易理解,一开始由出题人给予一个不完整的故事,比如“有个男人头下脚上地倒插在沙漠里,手上拿着一根烧尽的火柴棒”,这也是俗称的汤面。而猜题人则不断向出题人提出各种可能性的问题,出题人只能用“是”或“否”作为回答,最终猜题人要根据这些有限的信息推理出整个事情的原貌,就是喝到汤底了。


据说第一个海龟汤的诞生,是缘于一个士兵。战争结束后他回到家乡,当他在一家餐厅里喝到海龟汤时突然失声痛哭,周围的人都在问询他发生了什么,作为军人他不能直接回答这个问题以防透露军事机密,只能用点头或摇头来回答大家的问询。最后的汤底是,士兵在战士和父亲被困在了营地里,弹尽绝粮之际,父亲自杀并且央求同伴将自己的肉煮成肉汤给儿子吃,并骗他这是海龟肉。多年以后儿子真正喝到海龟汤时才明白当年的汤根本不是海龟汤,而他在想到残酷真相的一瞬间忍不住失声痛哭。为了纪念这个士兵,这个游戏流传至今,并且以海龟汤来命名。


在我思索这个游戏规则的时间里,天照已经简明扼要地阐述了一遍游戏规则,螺旋丸皱起脸挠了挠头十分不感兴趣地表示了弃权,凤仙火自然也不会参与这个游戏。结果最后,男士们都表示对八卦的不在意,只剩下几个跃跃欲试的女孩摩拳擦掌着准备开始游戏。


天照扫了一眼女孩们,视线落在治愈的身上:“由你来出汤面吧。”


“诶?我?没关系吗?我是猜题人?”治愈有些吃惊。


“任何对于事情的全貌不了解的人可以出题。”天照如此回应道。


治愈皱起眉,我想她应当想做出反驳,她一贯认为自己知道的足够多。可事实是,她不得不承认天照说得有道理。


她想了一会儿,才试探着开口:“一个奶把自己的号交给雷遁朋友打理了几天之后,另一个火遁朋友突然开了一个小号。”


天照摇了摇头:“指向意味太明显了,而且你们应该不想浪费这次机会在这个小问题上。”


治愈咬了咬下嘴唇,显然她开始感到压力有些大,又过了好半天才说道:“一个木遁追随了一个雷遁很久,却在有一天,一个奶号对他说了一句话,他再也没上线了。”


天照略带赞许地点点头,却仍然没有通过这个问题:“你已经掌握了出汤面的要领了,我想下个问题我们可以开始了。”


“你真的知道更早的事情?”治愈还不太放心,诚然天照进游戏的时间比她晚上一些。


天照笑了笑:“试试吧。”


治愈叹了口气,看了绝莲华一眼,说道:“有一对非常好的朋友,为了他们共同的朋友接受了一次删号战,然而就在删号战当天,其中一个人突然A掉了游戏,并且和他的朋友决裂了。”


天照眨眨眼,这次总算没有否决:“我们替他们取个代号吧。”


“代号就免了吧,本来就够晕的,直接用他们游戏里的代号吧。”乱身冲的提议正合我的想法,其他人也没什么意义,于是汤面便成了——


有一对非常好的朋友豪火球和雷切,为了他们共同的朋友治愈接受了一次删号战,然而就在删号战当天,豪火球突然A掉了游戏,并且和雷切决裂了。


这个问题连治愈都不知道,我也不禁怀疑起天照是否在故弄玄虚了。


有了特定的人物之后,问题就不用围绕着“雷切是男的么”、“豪火球是男的么”、“他们真的是很好的朋友么”诸如此类无意义地展开。


但没了这些无意义的问题作为铺垫,陡然要提出什么猜想几乎是不可能的,何况这个问题我们在座的所有人都有了一个定性思维,很难突破出去。


原本还胸有成竹的女孩们面面相觑起来,直到八歧的加入,这个僵局才得以打破。


“删号战不是雷切和豪火球任何一个人发起的。”八歧的语气并非疑问句,事实上,从他一贯的表现里看,我敏锐地感觉到他的加入可能只是为了引导一下我们。


“删号战当然不是雷切和豪火球发起的……”治愈说着突然停住了,她这才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含义——删号战也有可能是雷切或豪火球的小号发起的——虽然这个猜想有些大胆了,却很好地打开了局面。


天照点了点头:“是的。”


乱身冲很快跟上了节奏:“他们约定的时间不统一?”


诚然这也是一种猜想,如果是约定的时间闹了乌龙,先去的那个人确实很有可能因此产生愤懑的情绪,不过这也是我们一贯的猜想。


天照摇了摇头:“不是。”


“那么,他们约定的时间没有出问题……他们约定的地方出了问题?”


我注意到这个时候天照迟疑了那么一下,才说道:“是的。”


这不对,这样浅显的乌龙我们都是做过推测的,绝不可能是因为时间地点的约定不妥,导致这些乌七八糟的后续发生。


“因为约定的地方彼此听岔了,豪火球到达地点时以为被雷切背叛了,所以愤怒地A掉了游戏?”心转身也跟了上来。


天照果然摇头了:“不是。”


我的脑袋里则一团乱,不是说没有想法,而是想法太多,可都不成立。普通的海龟汤可以信马由缰地胡编乱造,只要言之成理说不定就喝到汤底了,这个海龟汤却完全不同。我们事先知道的条件太多了,而条件多则意味着限制也多。


“时间没有出问题,地点没有出问题,出问题的就是那个‘地方’。”我试着问了一句不太有意义的猜想。


天照点点头,但我明显从他表情上感知到了我们的问题正越来越偏离正轨。


这时八歧只是在一旁用一种值得寻味的笑容看着我们游戏的进行,他仿佛只是为了过来开一个头。


“雷切的号被人盗了,虽然在约定的时间到达了约定的地点,却反水了。豪火球以为是雷切本人背叛了他,所以A掉了游戏。”这时说话的是绝莲华家的那位,他突然也对这个游戏有性质了。只是他的猜想中完全没提到刚刚我们说到的地方出问题。


天照静默了一会儿,摇了摇头:“不是。”


结果异军突起也没能找到突破口。


“那个地方对豪火球来说很特殊。”乱身冲问道。


“不是。”


“那个地方存在bug?”


“不是。”


“那个地方有豪火球不好的回忆?”


“不是。”


“那个地方当时刚好在抢世界boss?”又是一支异军突起,刚刚说不感兴趣的迦楼罗也加入了进来。


天照顿了顿:“不是。”


“那个地方刚好在帮战?”


“不是。”


“豪火球在那个地方被人杀死了?”一直冷眼旁观游戏的凤仙火开口了。


天照此时露出一个完整的笑容,看了他一眼,鼓励似的点点头:“是的。”


凤仙火冷哼一声,转过头去。


问题总算又打开了一个突破口,重点看来并非是那个地方的问题,而是出自豪火球。


“我知道了!”心转身突然一拍手:“豪火球输了删号战所以真的删掉了自己的号,而雷切没有输。两人决裂是因为雷切没有陪着豪火球删号!”


这确实是个可能,我之前竟然没有想到,这么一讲好像又完全说得通,特别是对于我们帮主而言。


但天照很快摇了头,这个猜想也不对。


我马上追问道:“豪火球A是因为删号战输了?”


“不是。”


“诶,难道他删号战还赢了?”迦楼罗的重点马上偏了。


谁知道天照点了点头:“是的。”


“诶——”所有人都惊叹了一声。


“豪火球赢了删号战却A了游戏并且跟雷切决裂了?”我想治愈这个并非是猜想而是真的疑问。


“是的。”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豪火球是一个人赢的删号战?”


“是的。”


突破口!


可是问题又绕回了第一个去,豪火球如果是一个人赢的删号战,情况无非就是雷切没有来、雷切来了却反水了、雷切来了却只是划水这三种而已。很显然哪一种都不太符合雷切的性格,并且这三种似乎都被否认了。


“那……雷切参与了删号战吗?”乱身冲小心问道。


我注意到天照第二次诡异地迟疑了一会儿,才说:“是的。”


这个问题看来大有深意,只是……参加或不参加……还能有什么额外的意思?


“雷切那时还在带另外一个奶萝?”治愈直接带入了另一个猜测。


“不是。”


看来确实那个奶萝只是豪火球的障眼法罢了,想要转移治愈的注意力。


至今为止都没有哪条路能顺利地走下来,大家都开始有些焦急了。


关键时刻,男士的视野总是更大胆一些。


绝莲华家的那位突然说道:“豪火球A掉和治愈有关。”


被点名的治愈微微瞪大了眼睛,看上去有些惊讶。确实,在之前的推论中,我们不知不觉都将治愈从当事人的行列中排除了出去,仅仅考虑豪火球和雷切发生了什么。


天照轻笑一声,点点头:“对了。”


他说的不是“是”,而是“对了”,说明这回的方向总算找对了。


可是……这么一来问题岂非完完全全绕回了原点?


删号战本来因治愈而起,两人因为删号战闹崩,确实跟治愈有关系。


“啊!”治愈突然想到,“我那个时候正好A了游戏。”


“是的。”


“他……豪火球他,不知道我因为什么A的游戏?”


“是的。”


“那么……雷切……”治愈说不下去了,哪怕知道了豪火球误会她A掉的原因不是因为删号战,她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让豪火球忿忿不平了几年。


“豪火球没有私底下联系雷切?”一个有些慵懒的男人的声音突然插入进来。


我猛地抬头,一个银发戴着口罩的男人用一种懒懒散散的步伐走进来。


几乎第一时间我确认了,这个男人就是雷切。


帮助我确认的还有跟在他身后像是无尾熊一样整个人像是挂在他身上的我们帮帮主。


天照摇摇头:“不是。”


雷切这时有些苦恼地偏了偏头,看了豪火球一眼,然后叹了口气:“我知道汤底了。”


“什么——?”


在场的自然都叫了起来,


而黏在他身上的那位则还十分懵懂:“什么汤底?”


雷切的表情在那一瞬看上去有些阴沉,他对豪火球说道:“回去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粗神经如豪火球也感到了一丝不对,他不由得瞪了一眼我们:“你们都在聊些什么?”


事实上我们都处于十足的茫然中,雷切这个问题没头没脑的,竟然就说喝到了汤底。即便是当事人,也不该做出这样的反应,而且不是还有当局者迷这么一句话么。我想连豪火球自己都忘记当年的初衷了,别人更妄想猜到他的想法才对。


可是雷切喝到汤底并非是玩笑,天照还认同地说:“就是你想的那样。”


我看了眼茫然的治愈,彻底放弃了整个游戏。


我是说,他们的事情还是让他们自己去磨吧。


 


=fin=




觉得自己有汤底的可以发评论XD或者也可以在评论继续玩下去【喂


后知后觉这个跟贤值税正文是挂钩的【。

评论

热度(30)

  1. 爆辣条初夏知鸣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个爸爸,真是个好爸爸!!!!!啊啊啊啊啊啊啊谢谢你呜呜呜呜呜呜我好喜欢呜呜呜再去看一遍(贤值真踏马